<bdo id="kvgs2"></bdo>

  1.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2. <tbody id="kvgs2"><span id="kvgs2"></span></tbody><track id="kvgs2"><source id="kvgs2"></source></track>
          章节报错
        999文学 >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> 第一千两百三十五章 无法逃脱3

        第一千两百三十五章 无法逃脱3

        一秒记住【999文学 www.83337301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         赔偿。

            姜梅姐妹选择的是私了,当然,亲戚们?#24425;?#36825;个想法,毕竟对方派来交涉的人?#20260;?#20102;,如果去上告,是能告赢没错,但赔偿就很少。

            钱是很难挣的。

            何涛去问过专业人士,得到肯定的答案。

            恩。

            像姜海这种情况,是有补偿的标准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没结婚的赔一百三十五万,结婚没娃的再加十万,有娃的,一个娃十五万,两个三十万。

            姜海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可惜无福消受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对方还补贴了姜海一家的车票住宿等费用。

            赵老太依然不知道真相。

            赔偿协议达成。

            姜海的尸体就地烧成一把灰,装在黑色的骨灰盒里,由三个姐姐带回老家?#24471;?#30528;安置在公墓。

            恩。

            逢年过节也没人去祭拜。

            为啥?

            都不在老家,谁还专?#25490;?#22238;去呀。

            再说,?#21578;?#22969;中姜海是最小的,他还没结婚就死掉了,这按农村的说法就是早夭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承受不起。

            姜海死了就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后续问题就来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在农村,传统思想是由儿子养老的,可如今赵老太唯一的命根子没了,她未来该咋办。

            关键姜海的买命钱在三个姐姐手里。

            还有个继父。

            要说王贵根恶毒也就罢了,偏他入到姜家二十年,虽沉默寡言,但也兢兢业业踏实肯干。

            从不多说一句话。

            对几个继子女也极好。

            确实是撑起了这个家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最后终于商量出个办法,赔的一百三十五万,姐妹三人各分得三十万,剩下的四十五万并房屋拆迁款共近七十万暂时由幺姨赵幺妹保管,留做以后老母亲养老等各种事宜。

            当然,为了不泄露消息,三姐妹把赵老太接走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一人养半年。

            轮流来。

            至于王贵根,那是谁?没听谁说要养继父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是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当初他入赘进来的时候,姜梅已经二十一,姜兰也十八岁,两人先后出去打工,?#36824;?#20004;年就在外面找了男朋友,跟赵老太说了声就嫁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讲真。

            对老继父是?#30343;?#20040;感情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如今都有家庭了,肯定不愿意再多个拖?#25512;俊?br />
            ?#28784;?br />
            把王贵根拆迁赔偿的那份给他,就算两清了。

            ?#30343;?#20040;愧疚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反正那老头儿也有养老金。

            于是,赵宝珍就开始了寄人篱下的老年生活。

            很凄凉。

            原本是打算让小女儿姜玉专?#29228;?#29031;顾她的,姜玉去年离婚了,暂时待业在家,孩子跟了男?#21073;?#26080;牵无挂,姜梅跟姜兰都是嫁去外地的,照顾老母亲有诸多不便。但她们不干。

            为啥?

            还不是怕小妹就近照顾老母亲,把三姐?#26757;?#23436;赃后剩余的那四十五万并拆迁款独吞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要养一起养,要分平均分。

            原本感情极好的?#25417;?#22969;,因为弟弟的买命钱,闹掰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姜海意外死亡,赵老太就可怜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她三个女。

            大女姜梅是离异带?#25490;?#20799;再婚的,再接丈母娘来住,婆家嘴上不说,心里肯定有意见。

            二女姜兰嫁在外地,光是语言,赵老太就不通。

            三女姜玉虽然现在没再找,拖着个老母亲,难保能?#19994;?#22909;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唉。

            金窝银窝也比不上自己的狗?#36873;?br />
            这是赵老太的心里话。

            往后的许多年,她在这个闺女家住几个月,时间满了后,又被另一个闺女接走,如此反复。

            恩。

            再没回过老家。

            当然,也没有再见过儿子。

            每每到了女儿们所说的出狱时间,她满心欢喜的想着一定要去接儿子,可最后总以失望收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妈,弟弟他又犯事了,要?#26377;獺!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妈,弟弟在监狱里打架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妈,弟弟被转移到另一个监狱,不准探望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    赵老太心有猜测。

            但她不敢想。

            ?#24425;?#25745;着一口气活到九十岁,惹得女儿女婿无比嫌弃,?#30343;?#24819;等到儿子出狱,想再见他一面。

            但,真的熬不住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临死前,她问三个女儿,“我马上就要死了,你们跟我说句实话,姜海是不是不在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如今,也?#30343;?#20040;可隐瞒的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姜海二十多年前就死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说他跟人打架坐牢,其实是他从塔上掉下来,死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恩。

            再次说到亲弟弟,姜梅三人已经想不起他的模样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赵老太神情凄苦,“你们为什么不早说,为什么要骗我?我居?#24187;?#21435;看过我儿一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她是气愤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无疑。

            姜梅头发早就白了,前几年又出钱给家里买了新房,恩,赵幺妹去世了,她暂时管理着的几十万肯定要拿出来的,三姐妹一人又分到二十几万。

            至于赵老太的养老金,当然该谁家养?#26412;?#24402;谁咯。

            恩。

            用起弟弟的买命钱?#27492;?#27627;不觉有愧。

            赵老太是最难过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儿……我的小海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指着三个女儿骂道,“你们这些狼?#22675;?#32954;的东西,连亲弟弟的买命钱都算计,还是人吗!”

            姜梅神情平淡,“妈,你也?#28784;?#35828;那些话,我弟弄成这样,你是有推卸不掉的责任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本?#27492;?#25253;了驾校,四月就要考试了,你却说在家闲着?#24425;?#38386;着,不如去线路上做两个月,多赚点钱,就连我二姨幺姨也说是你的错。要不是你这话,他能出去?能发生意外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?#34892;?#20154;,投胎就是来报恩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!”

            赵老太指着她的?#31181;?#37117;在发抖,她本来就是弥留之?#21097;?#34987;这么一气,眼睛一翻?#33073;?#27668;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死不瞑目。

            不过姜梅三人却是松了口气。

            赵老太的心愿很简单,就是不想让儿子出意外。

            恩。

            这好办。

            思如到来的点很悬,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明天,再给赵老太打完电话,姜海就出事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猛的跳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老头子!”

            王贵根正在厨房里切菜,听见这一声大吼,身体一抖,差点没切到手,心里一阵狂跳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咋啦!”

            思如一阵风似的冲过来,“我做了个噩梦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王贵根:……

            好快。

            ?#33756;?#20320;说进屋休息还没十?#31181;印?br />
            无奈道,“你做什么梦了?”多大点儿事呀。

            思如瞪大眼睛,“你知道什么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梦见小海从塔上掉下来,躺在地上,满脸都是血,他很痛苦,一直在喊,妈妈我疼,我好疼……”
        内蒙古11选5开奖走势图
        <bdo id="kvgs2"></bdo>

        1.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     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    2. <tbody id="kvgs2"><span id="kvgs2"></span></tbody><track id="kvgs2"><source id="kvgs2"></sourc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bdo id="kvgs2"></bdo>
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2. <tbody id="kvgs2"><span id="kvgs2"></span></tbody><track id="kvgs2"><source id="kvgs2"></source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