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do id="kvgs2"></bdo>

  1.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2. <tbody id="kvgs2"><span id="kvgs2"></span></tbody><track id="kvgs2"><source id="kvgs2"></source></track>
          章节报错
        999文学 > 帝御仙魔 > 第三十八章 被扭转的关系

        第三十八章 被扭转的关系

        ?#24187;?#35760;住【999文学 www.83337301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         李晔没打算在兰州城盘桓太久。

            战时这里是前线,两军对垒的关键要地,战后就没什么太值得关注的地方。譬如说月神教大神庙,就在鄯州,李晔倒是不介意去青海一趟。

            ?#28216;?#20043;地,吐蕃人很多,李晔也没打算实行种族灭绝政策,战事结束后,一切就要回到正常轨道上。活下来的吐蕃老弱妇孺,李晔给了他们继续活下去的权利。

            毕竟,土地需要人耕种,草场需要人放牧,前者?#20204;?#19981;言,后者还是吐蕃人干得比较娴熟。李晔只需要给他们少量的生活必须物,他们就能给大唐供应军马,这是个很划算的买卖。

            况且,高原之地,实在不适?#20185;?#27963;,汉人很难适应那里。汉人嘛,耕种肥沃的土地,在气候适宜的地方过日子就好了,犯不着去高原苦寒之地受罪。

            ?#27604;唬?#21069;提是全真观进驻高原,宗教控制吐蕃人的思想和精神世界,修士控制吐蕃人的身体和生活规则,同时,对吐蕃人进行必要的汉化。

            这样一来,不?#20040;?#20891;苦?#21073;?#19968;段时间后,高原就不会再有大患。

            汉文明对山河民众的汉化能力,可不是吐蕃文化能够比拟的,吐蕃占据?#28216;?#30334;年,汉人依然是汉人,汉人真正控制高原二十年,吐蕃人也就多半是汉人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收复由吐蕃月神教控制的十二州后,李晔的实力自然而然?#20185;?#20102;一个台阶,眼看着就要成就金仙?#22330;?#20182;估摸着,是不是趁现在形势不错,还有一点时间,去把北边温末部占据的州县也攻下来。

            温末部是高原释门的地头,若是能够把释门也解决掉,整个高原就相当于完全落入了他?#31181;小?br />
            若能如此,“青海只今将饮马,黄河不用更防秋”的局面就会实现。大唐西部,也就彻底稳定下来。

            大唐要恢复盛世大业,向北要跟契丹人死磕,向西到?#35828;?#29699;上称之为中亚,也就是大唐西域众多羁縻州设立的地?#21073;?#38590;免会碰上?#20102;?#20848;。

            契丹跟匈奴、?#22238;?#36825;些?#25991;?#27665;族不同,他们是建立了大辽皇朝的。

            辽,那也是北方?#25991;?#27665;族建立的,第一个大军纵横中原,攻占汉人京师,并且数百年占据中国祖宗疆土的皇朝。

            辽后,金甚至占据了淮河以北广袤的中原之地,不是占领一时,而是真的统治。此后,蒙古人的事业就更大了,直接建立了元朝。

            可以说,自大唐灭亡,契丹兴起之后,汉人跟北方?#25991;?#27665;族的战争局势,胜负天平就被彻底颠倒,千余年中,除了明朝短暂?#34892;耍?#19968;直是北方?#25991;?#27665;族占据上风。

            李晔要扼杀这种趋势,就得先把契丹打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在此之前,收复整个?#28216;鰨?#20035;至西域,彻底平定中国,是他必须要走完的路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把这帮该死的吐蕃蛮子从地图上抹掉!必须要彻底抹掉!”

            岐王正用一口好牙撕咬一只油光水滑的羊腿,听完李晔北行的打算,立即表?#23616;?#25345;。她嘴里吐出的字音虽然模糊不清,但语气异常坚决有力。为了表现自己坚定豪烈的意?#33606;?#21478;一只?#21046;?#21629;?#28216;?#30528;。

            李晔数次把岐王?#28216;?#30340;手,从自己面前拨开,不这样做,他就没法对付?#31181;?#30424;子里的肥美羊肉。

            两人坐在一堆篝火前,正在吃烤全羊。烧烤羔羊?#27604;?#19981;用他俩亲自动手,吐蕃人的手艺比较好,现在浑身大汗淋漓、全神贯注对?#37117;?#23376;上烤羊的,正是羯木错的儿子,镲拏卜。

            说起来,镲拏卜的命很不好,锦衣玉?#22330;?#39640;高在上的生活,只享受了十多年,就从天堂坠落地狱;但从另一个角度说,他的命其实又不错,至少他当夜没死在城主府里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长安抱着自己父亲的尸体离开城主府之前,去找了他那个苦命的姐姐。进门的时候就发现,姐姐双手攥着一把鲜血淋漓的剪刀,正坐在桌前出神,而浑身赤裸的镲拏卜,则双手捂着下体,痛苦的在地上滚来滚去,血流了一地。

            汉人攻打城主府的时候,自以为高枕无忧的镲拏卜,完全没有外出应敌的意思,这让他捡了一条命。但他无端升起的邪念,也让他丢了自己最后的尊严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长安自然想杀了镲拏卜,他姐姐却说这样太便宜这小恶贼,让张长安把他带回张家,打落为奴仆,一辈子伺候张家的人,为他的父亲羯木错赎罪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个建议自然是极好的,张长安也不想便宜了镲拏卜,这就同意了姐姐的想法。镲拏卜这个纨绔子弟——如果野人也能被称为纨绔的话,虽然性情不怎么样,但人并不笨,至少烧烤羊羔的手艺很不错。

            李晔打算明日就离开兰州城,所以在今夜宴请兰州之役的功臣,张长安听说李晔想要吃烤全羊,便隆重推荐了镲拏卜,结果李晔很满意。

            跟李晔围坐在一起的,除了岐王外,只有张家祖孙、刘柏符楚铮师?#21073;?#20854;他人就只能坐在别处。

            铁板和郑婆婆坐在一起。

            铁板命很大,全身都没一片好肉了,竟然还能活下来。郑婆婆已经不是老婆婆,恢复了原本容貌,却是一个妙龄妇人,原本矮小的身?#27169;?#29616;在看起来娇小玲珑、曲线完美。

            郑婆婆不停给铁板布菜,?#31361;?#21448;娇羞,后者很拘谨,不时扰头?#25932;?#20004;声,这场面是个人都看得出来,两人往后会?#34892;?#31119;美满的生活。

            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,这是他们应该得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听说安王有意向北,张长安和楚铮同时丢了?#31181;?#32650;肉,一下子站起来,不约而同下拜,相视一眼,齐声请?#21073;骸?#25105;等愿?#23092;?#19979;征讨蛮贼!”

            李?#24066;?#30528;摆了摆手,示意他俩落座,转头问跟?#31181;?#32650;腿厮杀?#20234;?#30340;岐王:“为收复?#28216;鰨页?#35843;了国中大半真人境?#22303;?#27668;高段修士,岐王觉得,若是此番我再度北行,离长安更远,王建会不会?#27809;?#20853;发关中?”

            岐王忙里抽闲的回应道:?#20843;?#21448;不傻,怎么会做这么糊涂的事?就算他这回能趁虚攻入长安,等到我们回程,他连蜀中都会守不住,自家性命也是难保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李晔道:?#20843;?#19981;趁虚攻入长安,等到我们回程,他就守得住蜀中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岐王一愣,腮帮子里的肉都忘了嚼,对着瘦了一半的羊?#26085;?#24596;道:?#20843;?#30340;是啊......”

            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,但岐王只是稍微停了片刻,就继续跟羊腿战斗,一点想出应对之法的觉悟都没?#23567;?br />
            她?#27604;?#28165;楚,李晔既然把这个问题提出来,就应该已有相应的对策。她才懒得为此分神,过往的?#20234;?#35760;忆已经证明,自己最好不要在李晔面前?#26376;?#26234;慧。

            李晔的打算其实很简单,让岐王回去坐镇长安。

            有她在,王建没有必胜把握,断然是?#26707;?#36731;举妄动的。同是从天道秘境走出来的王者,王建除非脑子被?#21051;?#20102;,才?#23835;?#20026;自己必胜岐王。

            岐王脑子果然还是清楚的,过了一阵,就自?#21512;?#26126;白了李晔的打算,放下已经干干净净的羊腿,转头看着李晔道:“你要让我回去?”

            李?#24066;?#36947;:“岐王难道不方便?”

            岐王沉默片刻,说了一声方便,就又嚷嚷着叫镲拏卜再给一只羊腿。

            镲拏卜一人烧烤四只肥羊,忙得双腿不停打颤,也亏得是他是个修士,不然肯定吃不消。就是他双腿抖得这么厉害,也不知是给累的,还是因为某些地方不舒服。

            吃完烤羊,喝?#31449;?#22774;,宴席也就进行的差不多。至于没尽兴的,可以邀三五个好友,回去接着喝,安王这里肯定是不继续招待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钟黎、刘柏符等人相继起身,跟李晔和岐王行礼告辞,在其他人都转身后,张长安却没有立即动身,而是看了看镲拏卜。

            因为伤在关键地?#21073;?#20462;为跌了不少的镲拏卜,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此时?#31383;?#27735;巾往肩上一搭,麻利的小跑到张长安面前。

            没去注意众人奇怪的目光,镲拏卜噗通一声跪在张长安面前,匍匐前行,最后伸长嘴,小心翼翼的亲吻了,张长安那双并?#26707;?#20928;的靴子。

            做完这些,镲拏卜才大大喘了口气,起身低眉顺目的站到张长安身后,等候跟着对方离开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一幕让岐王看得直撇嘴,李晔也是意?#27515;?#29642;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长安连忙解释道:“安王殿下,岐王殿下,并不是长安逼?#20154;?#24517;须这样做,而是他自愿的。两位殿下可能不知道,镲拏卜自觉他们父子俩,过往对我们张家罪孽深重,怕我什么时候就不让他活了,或是残酷折磨他,这才执意如此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李晔了然的点点头,挥了挥手,示意张长安可以离开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长安行礼告退。

            李晔?#28872;?#29255;刻,对站在身旁的岐王道:“张?#36820;?#24180;忍辱偷生,为的是其他族人的生命,就算如此,他也夜夜无法安寝;而现在,镲拏卜跪得这么干脆、谄?#27169;还?#26159;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,?#27492;?#20302;眉顺目的样子,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奴仆。两相一比,汉人跟吐蕃人高下立?#23567;!?br />
            岐王点点头,肃然说道:“在?#28216;鰨?#29978;至在青海、高原,往后,都只会有吐蕃人给汉人下跪,恭敬亲吻汉人的鞋子。让关系得到这种扭转,这就是我们战斗的最大意义!”

            李晔看了看北方凉州的方向,又看了看西北西域的方向,默然半响,道:“还有很多地方的汉人,在等着我们去扭转这种关系。”

            ......

            次日一大早,岐王就要南归,李晔正待送她出城,就得到禀报,有一群僧人在大门外求见。

            听说是僧人,李晔怎么会猜想不?#21073;?#37027;多半是高原释门的门?#21073;?#23696;王这下也不必着急走了,形势可能有另外的变化,她至少应该留下来先看看。

            两人一起在大厅接见了对方。

            为首的僧人已经?#31995;?#19981;成样子,手里拄着拐杖,?#36335;?#21738;一步没走稳就会倒下。左后跟着?#24187;?#38754;容?#25214;?#30340;中年和尚,很有金?#24352;?#30446;的气势,另外一人却是个徐娘半老的师太,风韵很是养眼,让李晔颇感意外。

            至于其他僧人,没有得到见安王、岐王的资格,被安排在偏厅。
        内蒙古11选5开奖走势图
        <bdo id="kvgs2"></bdo>

        1.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     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    2. <tbody id="kvgs2"><span id="kvgs2"></span></tbody><track id="kvgs2"><source id="kvgs2"></sourc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bdo id="kvgs2"></bdo>
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kvgs2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2. <tbody id="kvgs2"><span id="kvgs2"></span></tbody><track id="kvgs2"><source id="kvgs2"></source></track>